• 欲令智昏,他如一台疯狂敛财的机器
  • 本站编辑:http://www.guangzhou发布日期:2019-05-16 15:38 浏览次数:

  2010年初,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蒋兆岗,在与朋友聚餐过程中,认识了未婚女性龚某,此后两人迅速发展为情人关系。

  “我的家乡元江盛产芒果,但芒果不是年年喜获丰收。好的年份花多果多,差的年份花多果少,而有的芒果树只开花不结果。这种不结果的芒果树被老乡戏称为‘空喜树’,就是可看却无果的树。如今的我就像‘空喜树’,风光一时,最终却给家乡丢了脸。”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副书记、校长蒋兆岗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后,写下的忏悔充满了自嘲与悔恨。

  得知自己被调查后,蒋兆岗一方面上蹿下跳、四处奔走,企图通过疏通关系为自己开脱;另一方面,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义,在昆明市区购买了一套公寓,准备出事时藏身用。

  “上学时吃过苦,考过文科状元,家乡人民夸赞,对我寄予厚望。如今我违法犯罪,曾经是家乡的荣耀,现在变成了耻辱。”蒋兆岗说。

  蒋兆岗出生在云南省元江县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他和弟弟分别是元江县1982年和1986年高考文科状元。

  经济上贪婪无度,生活上腐化堕落,政治上当两面人,这就是蒋兆岗的自画像。

  在忏悔书中,蒋兆岗交代自己违反了六项纪律:“我违反政治纪律,从思想源头开始变节;违反组织纪律,从不愿受约束开始变质;违反生活纪律,从突破道德底线开始变坏;违反工作纪律,从浑水摸鱼开始腐化;违反群众纪律,从谋取私利开始滥用职权;违反廉洁纪律,从违纪到违法终致犯罪。”

  一个大学校长为何会成为公安机关网上通缉的逃犯?是什么原因驱使蒋兆岗走上潜逃的不归路?一连串的问题,一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……

  欲令智昏,他如一台疯狂敛财的机器

  另一方面,他安插亲属、亲信进入省农信社各个重要部门和岗位任职,方便其获取和输送利益。严重污染了省农信系统的政治生态,使省农信社成为了窝案频发的腐败温床。

  图为蒋兆岗在看守所。 马湛秋 摄

  “‘纪律法律关键是自律,规章规定关键是规矩’,这些话台上我讲的多,台下我错的多。”“唯我独尊,不把组织放在眼里,不忠诚不老实,想用非组织行为和手段瞒天过海。”“正面的话,忠言逆耳的话,都不太听得进去了。自以为是,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了耳塞,听任何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。”

  “我滴血的教训是:千万不要相信所谓朋友各种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;千万不要被所谓朋友各种感谢、略表寸心的虚情假意和行为打动。”回忆往事,蒋兆岗痛心疾首、泣不成声。(本报记者 何咏坤 通讯员 李艳欣)

  2008年8月,他被选调到云南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,对口服务时任副省长曹建方及其所分管、联系、服务的部门、企业、事业单位和相关工作。

  “这段时间想的事多,压力比较大,瘦了7公斤,人要是走到这一步,还睡得好肯定是假话,负疚感重,痛彻心扉……”蒋兆岗慢慢打开了话匣子,向记者讲述他滑入犯罪深渊的历程。

  日前,记者采访了蒋兆岗,54岁的他和通缉令上的照片相比判若两人,曾经乌黑的头发已变得花白。

  然而,再狡猾的狐狸,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。蒋兆岗的胆大妄为引起了省委巡视组的注意,省纪委有关部门也不断收到针对他的信访举报,组织多次对其进行谈话、函询。

  他一方面安排情人龚某到新加坡避风头、悄悄退回受贿的部分财物;一方面隐瞒个人财产的申报,向组织推诿、隐瞒、否定相关情况和问题;另一方面,采取了找关系帮忙说情、向上级领导虚假汇报谈心的欺骗方式,企图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、蒙混过关。